神兽较劲的傻大个说

- 编辑:admin -

神兽较劲的傻大个说

镇狱明王觉得很惊奇,但他并不认为这样就可以离开锁妖塔,在他看来这是因为对方隐藏的太深的缘故,所以他把赵灵儿用锁链所在了锁妖塔的剑柱的最顶端,终于不堪折磨的赵灵儿显露出了自己的女娲真身,可惜怀着孕的赵灵儿并不能使用任何法术,加上锁妖塔镇压了她的法力,现在的她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当李逍遥终于进入这里之后却在锁妖塔之中迷失了,这里实在太大了,一直找不到的李逍遥快疯掉了,而跟他一样快疯掉的还有外面的剑圣。
 
    “这个小子怎么那么蠢,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我都已经把所有的妖怪都禁锢了,他怎么还是到处乱跑啊!”剑圣十分的急切,但是李逍遥的表现确实让人不敢恭维。杨威听到剑圣的抱怨之后则是撇撇嘴说:“这能怪得了谁?还不是你们自己做的孽,把锁妖塔搞得跟迷宫一样,当年让老子迷路好多次,差点崩溃!”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剑圣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这话分明是这个家伙去过锁妖塔,可是怎么可能域外天魔进了锁妖塔还能出来?炼妖池还不把他彻底化了?
 
    杨威知道自己说多了人家也不明白自己的怨念来自何处,所以随口说了句:“没事,只是随便说几句罢了,你打开门让我进去吧,我把他们带出来,这个李逍遥太慢了,等他带人出来怕是女儿都生出来了。”
 
    剑圣听到杨威居然要进去锁妖塔,顿时惊讶的看着他说:“你要进去?那可是锁妖塔,妖魔的禁地,当年的魔尊都对它束手无策,你要是真的进去了,怕是出不来了,而且里面还有专门的看守镇狱明王存在,以你力量被压制的状态,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剑圣说的可是实情,因为连剑圣自己在锁妖塔之中都不敢说自己一定可以打得过镇狱明王。
 
    “打开就行了,别忘了两仪微尘阵都没能奈何的了我!”杨威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结果剑圣不说话了,想到自家的两仪微尘阵他就心痛,这场架打的真的莫名其妙,总感觉自己似乎被当枪使了。
 
    剑圣终于还是打开了锁妖塔,杨威直接跳了进去,在经过了几个瞬移之后终于找到了还在转迷宫的李逍遥。
 
    “威哥,你怎么来了,你被抓进来了?”看到杨威的第一时间李逍遥感觉到的是欣喜,接着就是紧张了,万一杨威是被抓进来的,怕是出不了这里了。
 
    杨威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说:“瞎说什么呢,那个老家伙能是我的对手,走走跟我来我知道有人知道灵儿在什么地方!”
 
    外面的剑圣听到杨威叫自己老家伙,顿时胡子一翘,什么叫能是他的对手,还不是在自己的天剑之下落荒而逃,等他出来了一定好好教训一下他···不过那一剑天剑似乎跟自己平日里练习不大一样,威力巨大的巨大了,但控制上似乎并不灵便,总有一种借用别人的力量的感觉,虽然天剑在自己的手里,但却被另外一只手操控着一样。
 
    剑圣开始怀疑天剑的可靠性,而锁妖塔子中杨威带着李逍遥找到了书中仙。
 
    “老头快醒醒,说说赵灵儿在什么地方!”杨威看到书中仙之后老实不客气的说道。
 
    结果书中仙却没有搭理杨威,反而下巴一抬一种看不起乡下人的态度。
 
    “哎呀,还敢跟我猖狂····现在肯说了?”
 
    “别··别···别打了,我说,我说就是了,之前被关进来的一个女孩子,只是炼妖池好像炼化不了她身上的妖气,所以就把她抓走了,现在在剑柱的顶端,哪里环境非常恶劣,而且随时都要收到剑气的侵蚀,我看那个姑娘还有身孕,很可怜的,你们要找的是不是她啊!”
 
    对杨威在活动了一下拳脚之后,被教育了一顿的书中仙终于明白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然后他现在了弃暗投明。
 
    李逍遥听到之后立刻急了,着书中仙说:“没错,那就是灵儿,在哪里快带我们去啊!”
 
    “别着急,现在马上就可以去了,来告诉我在那个方向,我们用最快的方法去!”杨威问书中仙说道,书中仙不知道什么是最快的方法,不过杨威砂钵大的拳头他是不想在体验了,乖乖的老实指出了方向。
 
    杨威点点头,然后一手提着一个人瞬移了起来,果然是最快的速度,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到了剑柱的边缘了。
 
    书中仙看着剑柱之后,脸上流露出的畏惧的神色说到:“这里就是剑柱了,是整个锁妖塔镇压之力最强的位置,剑柱的顶端,不但每天都会有剑气侵蚀,而且也是镇压之力的中心,那个女孩上去之后居然没有立刻就死,可见其血脉一定很高贵,所以你们最好快一点,那个女孩不知道能撑多久。而且镇狱明王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等他出现了你们可就没机会了。”
 
    书中仙刚说完,天空中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存在,一脸的狰狞,加上庞大的身躯还有那些锋利的武器,还有书中仙那害怕的样子,很显然,他就是镇狱明王了。
 
    “尔等何人,竟敢擅闯锁妖塔禁地,受死!”镇狱明王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对李逍遥他们发动了攻击,书中仙最狡猾,直接变成了本体,一本书,书的体积小,被打到的可能性很低,等这两人一死他就自由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这么痛快的选择答应对方请求的愿意。
 
    “你去上面救人,这个交给我了!”杨威挥挥手让李逍遥直接去找赵灵儿,而杨威却对镇狱明王格外感兴趣,这家伙这么大不知道禁不禁打。
 
    李逍遥的离开并没有引起镇狱明王的注意,他的心神全都在杨威的身上,一旦杨威离开他就会发动攻击。
 
    杨威看到李逍遥已经走远了,于是拿出了一打符纸,然后说到:“接下来轮到我们了,我们一起愉快的玩个游戏怎么样?游戏的名字叫看谁先倒下!出来吧我的神兽!”
 
    杨威当然不准备自己动手了,镇狱明王并没有蜀山掌门说的那么厉害,之所以会那样说是因为在锁妖塔之中,镇狱明王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而外面的剑圣和酒剑仙在看到杨威居然一个人对抗镇狱明王之后,都不禁为他担了一把心,而神兽的出现也让他们眼前一亮。
 
    “师兄这是什么法术!你可曾见过?”酒剑仙对着身边的剑圣说道。
 
    “不过是召唤之术罢了,跟那些所谓的茅山道术,差不多,不过一个更加高深一些罢了,我们蜀山也有这一类的法术,不过使用起来没有这么大的威势罢了,这个域外天魔的手段果然层出不穷,要不然我们就把他关在里面如何。”
 
    “什么,师兄你不要乱来,先不说他的手段关不关得住,里面逍遥还有赵灵儿都在其中,先不说怎么跟林清儿交代,你想要让蜀山的下一代就这样没落吗?”
 
    剑圣在看到杨威居然还有其他手段之后,立刻就上心了,甚至已经动了把杨威关起来的念头,但一来是不一定管得住,二来是未必打得过,加上酒剑仙的劝阻之后,终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好吧,你说的是对的,那就算了。”剑圣终于放弃了关闭锁妖塔的打算,而此时此刻杨威已经跟着李逍遥来到了剑柱的身边,至于镇狱明王,这家伙显然是个没脑子的货色,杨威的神兽独自面对绰绰有余。
 
    于是最怪异的一幕比拼就这样开始了,一只真的像大狗一样的召唤物和一个明王正在你一拳我一口的互殴,不管镇狱明王发动什么攻击,大狗一样的神兽都是硬扛着来的,而镇狱明王却被神兽咬的不轻。
 
    遍体鳞伤的镇狱明王并不是实体,所以这些伤害会在之后慢慢消失,而不会对镇狱明王造成什么致命打击。
 
    “威哥,我看到灵儿了,他就在最上面,可是我上不去,你助我一臂之力!”李逍遥看到了赵灵儿,十分的心痛,因为现在的赵灵儿已经变成了人首蛇身,但看起来却格外的憔悴,尤其是他还被铁链锁住了绑着了剑柱之上。
 
    “该死的家伙,居然还玩捆绑!好我带你上去!”杨威说完抓着李逍遥就瞬移了上去,剑气组成了一个屏障想要拦住他们,却被杨威直接一击刺杀砍破了。
 
    来到了赵灵儿的身边,昏迷的赵灵儿似乎感觉到了李逍遥的气息,竟然悠悠醒了过来。
 
    见到李逍遥的一瞬间首先说的却是:“逍遥哥哥不要看我,灵儿现在太丑了,你快走,这里好危险,有个好大的巨人好可怕,逍遥哥哥快走。”
 
    杨威指了指远处正在跟神兽较劲的傻大个说:“你说的是那个家伙吗?如果是的话那就不用怕了!好我我们该走了,我时间很紧的。”
 
    说完杨威直接用手挥出了一击刺杀,直接把铁链砍断了,李逍遥抱住了虚弱的赵灵儿跟在杨威的身后。
 
    “书中仙,现在要怎么出去!告诉我,我到你走,否则我就烧了你!”
 
    杨威一说出,书中仙立刻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镇狱明王那么强大,但杨威居然随手召唤了一头神兽就搞定了,书中仙觉得,出去有望了。
 
    “直接往上冲就是了,如果有人开门就可以出去,如果没人开门的话除非砸穿这锁妖塔,否则就出不去,不过如果锁妖塔被砸的话,搞不好这里面的妖魔全都会出去的,虽然我自己也是妖,但最好不要这样做。“
 
    书中仙也知道妖魔如果全都出去的话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他在规劝,但对杨威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如果剑圣聪明的话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别说废话了,跟我来吧!“杨威直接带着他们进行了瞬移,到达了锁妖塔的门口之后对着虚空大喊到:”剑圣,开门,如果你不想你的蜀山全都被毁的话!“
 
    剑圣能怎么做?他能做的当然只有开门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杨威究竟能不能毁掉锁妖塔,而且李逍遥还在呢,酒剑仙不可能看着他们被关在里面。
 
    “你们是第一批活着走出锁妖塔的人,”剑圣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酒剑仙则无所谓的笑了笑说:“干得不错哦。”
 
 第232章说破
 
    活着走出锁妖塔的人,杨威听的也是心中暗笑,要知道之后李逍遥可是毁了锁妖塔的人,当然现在杨威来了,他自然是不可能让李逍遥毁掉锁妖塔的,这个世界即将成为他的囊中之物,用来关押那些不听话的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把这个世界的大BOSS打败,话说水魔兽啊,杨威突然有点兴趣了,要是用自己的诱惑之光,有一头宠物也不错哦,之前的小乌鸦还是实力太低了,这里有凤凰还有青龙等等神兽都是不错的打手,最重要的是锁妖塔之中的宝贝可不少。